南方文交所之窗/刀笔传承,镌刻版画价值

2016-06-19 16:46:43 

《南方文交所之窗》栏目,逢星期一晚上7点到7点半播出,我们邀请的嘉宾是美术史研究学者、艺术评论家李公明先生和我们讲他对版画的认识以及他认为哪些版画类型有收藏投资价值。

 

 

 \
李公明

美术史研究学者、艺术评论家

广州美术学院港台文化艺术研究所  所长

(图片来自网络)

 

黎婉仪
 
 
 

李老师,您好,很高兴今天能够邀请您来到我们的节目,最近我们看到在文化市场里面兴起了一股版画热,不知道您怎么去看待?

 

李公
 
 
 

长期以来,在我们的艺术市场上比较多关注的是油画、国画,甚至包括雕塑这些。而对于版画,人们始终对它的审美以及它的收藏价值在认识上可能还有些欠缺,所以长期以来,版画在市场上它所受关注的程度,它的价格在市场收藏方面,它所受到人们的重视程度是不够的。当然我们都知道,这几年来中国的艺术市场非常火爆,但是也同时受到了一个大的经济环境转折的影响,所以原来的很多目光集中在国画、油画上面的藏家已经逐步意识到他们要把目光投向原来被忽略的一些领域。我想版画应该是属于这种情况。其实这几年,我们都一直在呼吁人们应该重视版画的审美价值和它的收藏价值。现在看来越来越多收藏人士已有所意识了,所以就出现了您刚才说近期收藏版画的热潮,当然我个人认为这还是刚开始的情况。

 

 

黎婉仪
 
 
 

那就是说在呼吁大家去更多地认识版画的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的时候,李老师您是做了比较多的工作。

 

 

李公
 
 
 

也并不能说多,我没做什么工作,我只是在一些场合里会谈论到这个问题而已,真正做工作的恐怕是更多的是艺术家和收藏家。

 

黎婉仪
 
 
 

您认为我们要重新去认识版画的投资价值和艺术价值,那么从艺术价值方面去观察或研究判断的话,您觉得版画的艺术价值在哪里?

 

李公
 
 
 

其实作为中国传统,有一种很深远意义的木刻版画,作为文学书籍的插图、宗教经文的插图。

 \
现存我国最早的版画,有款刻年月的,是举世闻名的“咸通”本《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卷首图,根据题记,作于公元868年

 

但是我们现在所看到更多的是从西方版画创作的过程传入中国,所以我们对于版画艺术的历史发展,恐怕还有待于美术史方面的常识的提升。其实更关键的是版画艺术,比如木版画、铜版画、石版画,它更多的不是以一个作品特别强烈的视觉、体量的关系来打动观众,它需要有更高的文化品位,比如它和书籍插图可能联系在一块,可能跟藏书票联系在一块,也可能跟很多历史文化的题材有更紧密的联系。它在制度上,例如黑白木刻,它刀刻的味道和风格需要有更潜心去欣赏体会。

 

所以,其实我个人觉得目前对版画的关注也包含着我们公众的艺术审美品位的提升,也就说要逐步认识到这个画种。但是它的文化内涵非常丰富,需要潜下心来,从整个文化时代的背景、宗教文学文化的来由积累更多的基础,才能够了解认识到版画的内在审美。那另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可能更适合在比较文雅的书房、小客厅里作为家居的一种装饰,通俗来讲,它跟我们平常看到比较土豪的审美方式的的确确有很大的差距。这样的话,它就需要人们有一个文化品位逐步提升的过程,所以我觉得目前版画收藏的逐步兴起,也说明可能有很多人越来越往提升文化品位、懂得怎么样去欣赏真正美的艺术这方面有所进步。

 

黎婉仪
 
 
 

当这个进步显现出来之后,我们看到这些艺术品应该会有比较大的市场空间,那您怎么去看待版画的投资价值呢?

 

李公
 
 
 

那当然,因为版画有一个天生的特征,就是说它是可复制的。这种可复制是以它作为原作,它有一定的行规,比方说它是一个定量的复制。同时作者本人也不能够随意地、无限地去复制作品,对于投资者来讲,他必须认识到这些最基本的情况。另外一个就是对于版画创作,艺术家应该都需要有更全面地了解自身创作的潜力、他未来艺术的审美风格及其发展等等,才能够做到比较好的,收藏到你从文化品味或者从市场价格的角度来看都比较满意的作品。

 

黎婉仪
 
 
 

这是收藏价值方面的一种情况。另外我们也看到您曾经在接受媒体访问的时候,您说过不能单纯地从市场的角度去评述版画艺术。

 

李公
 
 
 

事实上,我们看到一些版画,特别是很多版画艺术家在文学、哲学等方面的修养特别高的时候,他在版画风格的取材可能会与一般市场的审美会有比较大的距离,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我们无论是作为收藏也好,作为研究欣赏也好,我们仅仅是从市场的价值来看待版画艺术,这肯定会有很大的偏颇。其实这也是艺术的生产和流通领域过程中共同的问题,也就是说,不管是版画,还是国画或者油画,我们都不能够以市场的价值作为它唯一的价值判断,这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我们进入消费和流通领域里边有很多消费收藏购买的行为,它是由太多的因素来决定,有很多作品的价格可能很高,但事实上有相当多的作品在艺术上真的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这种情况在古今中外都多有出现,所以我们就是说不仅是版画,其他画种也是绝对不能单纯地以市场角度去认定,去判定它的艺术价值。

 

黎婉仪
 
 
 

不能单纯从市场的角度,那么应该从哪些的角度去进行评述和评价呢?

 

 

李公
 
 
 

对,我们既要从艺术宣传的角度,同时也要从艺术市场的收藏角度去理解它,我觉得这就是多方面的,但是我相信随着人们对于艺术品位的提升,或者说各方面情况的往前推进,人们会逐步认识到这种情况。

 

黎婉仪
 
 
 

您还有一个观点,就是说批判社会现实的艺术是难以生存的。

 

李公
 
 
 

对,因为其实就是有一个这样的历史脉络,就是在我们中国现代的版画艺术的发展过程中,例如在三十年代、四十年代,有一场叫做新兴木刻运动,像鲁迅等一批木刻艺术家,包括很多左翼艺术家,他们的木刻艺术是带有一种明确的社会现实批判的精神。但是我们发现随着历史社会的变迁,这样的艺术品在当下社会可能就会与收藏者或经商者对于审美趣味有一些区别。比方说,战争、暴力革命造反这些题材都可能会在收藏和欣赏的过程中受到人们的忽视,当然这个问题还可以展开很多,我们就不便去谈更多。但是,我个人觉得会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在一个社会里面应该有它正常的生存环境,应该得到正常的评价和欣赏。我相信这也是一个社会的进步,会不断地朝向这个方面的发展。

 

\
版画家古元的版画作品:《人桥》

 

黎婉仪
 
 
 

那么在艺术和生存之间,其实它应该是怎样的关系呢?

 

李公
 
 
 

它们之间的关系是非常有意思的。比方说,艺术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精神现象。它需要生产,需要流通,需要被欣赏,是要展出。同时它更重要的是会受到它的生存基础,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社会经济的发展,所以我们觉得艺术家肯定要能生存,才能够有所创作。但是如果纯粹是为了生存,为了满足生产的需要,而去把艺术作为一个谋生手段的话,那么我们就很难期待出现那种真正有思想性和艺术性很高的艺术作品。艺术可能就被扭曲了,所以我就觉得看待这种生存应该需要从多方面,多种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它,关键就在于把握比较适合的度。就是说,艺术家应该是可以获得比较好的生存,获得比较好的艺术生产环境,但同时也不能够一味地为了赚钱,为了市场,那目前的情况恰好就是可能有太多的艺术家,他们的眼睛只是盯着市场,那么在艺术家之间可能很多的评价,对于互相之间的认同即是市场的价值,就是把生存放在了最低位的位置,这可能就是有问题了。

 

 

黎婉仪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请您给我们广大的听众朋友提建议的话,从版画的角度,哪一些版画有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

 

李公
 
 
 

当然,我觉得从二十世纪中国美术的发展来看,比如说老一辈的木刻艺术家、新兴木刻运动著名的艺术家,虽然他们的人基本上都已经离开了,但是他们的作品还会以各种方式流传下来。如果我们在流通过程中发现这些著名老一辈艺术家的作品,那当然是很值得收藏的。另外有一个是我发现这几十年来,在我们受到各种艺术生产制约的情况下,仍然有很多的木刻艺术家、版画艺术家是勇于针对各种各样人生社会的现实问题,而通过艺术来表达他们的职业情感。这类作品应该也是很有收藏价值的纯粹审美的、非常优雅的、高度的文化品位,这又是另外的一个方向,我觉得这些都是很值得收藏的。总而言之,我觉得目前在市场上,从版画艺术和版画的价格市场相对来讲,还是处于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应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

 

\
版画家李桦的作品:《鲁迅1931年在木刻讲习会》

 

黎婉仪
 
 
 

对于当代的艺术家而言呢?

 

 

李公
 
 
 

当代艺术里也相当多。因为在当代艺术里边,关于版画艺术,它的媒材和手段就更为富、多元化、多样性。对于这些作品,如果我们喜欢,我们都认同他的创作手法所带来的审美感受的话,也是可以进行收藏欣赏。

 \
版画家郑爽的作品:《黑牡丹白牡丹》

 

图文整理:黄梓南、段丽华